我立异的一点领会(二)

在上一世纪四、五十年代,我国乒坛立异了不少打法,如:姜永宁立异了直板削球的打法,曾取得1952、1955年全国乒乓球男子单打冠军;傅其芳等创立了直板左推右攻的先河,取得了1955年全国亚军;王传耀创立了中远台双面攻的打法;我学习了王传耀,接受了传统打法,也受了典范的影响立异了直板中近台双面攻打法。
  孤雁本事再大,也飞不出个“一”字和“人”字,我能立异这种打法,要感谢社会、感谢团体,是他们给了我立异这种打法的时机。帆不挂在桅杆上,仅仅一块布;栋梁不支撑起房子,仅仅一堆木头。我所挑选立异的中近台双面攻打法取得成功源自正确的决议计划,正确的决议计划源自正确的判别,正确的判别源自于经历,而经历又是很多经历的总结。所以,在人生道路上,经历和经历都是名贵的财富。
  我的挑选让我处在对立的风口浪尖,其时我国左推右攻打法居多,反手推挡动作小,正手攻球动作大一点,左右两头的摆速对立不明显。而我站在中近台,正反手攻球的动作一大,两头摆速来不及的对立立刻尖利的显现出来。假如撤退,变成中远台双面攻打法,不必改动作,可是我的个子矮,明显不适合中远台打法,要坚持中近台双面攻打法,必定要改动正反手动作的起伏,这又和其时正反手攻球的理论发生了抵触。那时绝大多数进犯型选手,正手攻球的动作拉背工,在右前方击球,然后球拍挥至头部停住。其时,我还不大知名,对攻球的理论也不大清楚,怎敢和经典规律,和权威人士叫板,只能悄然采纳别的一种办法,缩小我攻球动作起伏,这就是正手攻球向左前方挥动,不打球的左手,协助我向相反方向,向右腋下用力,来约束我的腰部动作滚动过大,以到达削减动作起伏的意图。经试验和练习效果还不错,从50年代中期到61年国际竞赛后,我一向用这种动作击球。
  1961年,第二十六届国际竞赛中,我在团体竞赛中打败了欧洲、日本的选手,但在男子单打竞赛中,我遇到了在团体竞赛中打败欧洲和我国选手的木村兴治先生,前两局我一向落后,尽管我困难的已3:1胜了他,但我感到在这位左手弧圈球打法的选手面前,我的正反手是铁而不是钢。我正反手能快一两下,接连的快就出了问题。世乒赛后,我下决心要在正反手攻球的动作上,
进一步的进行探究和试验。学者胡适先生说过:在工作上,要从不疑处去置疑才干立异;在人事上,要在置疑处不置疑才干调和。如正手攻球,我计算了一下,从拉背工、触摸球、向左前方挥动,间隔是四尺,复原又是四尺,攻一下球是八尺;反手攻球动作小一点,也得在五尺左右。我想,能不能缩小攻球动作的起伏,不要四尺,三尺或许两尺能够不能够,假如是三尺、两尺的话,那预备打下一板击球的预备时间就长了,接连进犯也就来得及了。要削减动作的起伏,必定要战胜动作的惯性,这时我看到不少运动员正手发球、反手搓球等,都是拍子一碰球就制动,这是为了更好的进犯下一板。那为什么正反手攻球就不能战胜惯性呢?这在理论上也是自相对立的,我能否把这对立一致起来,今后在练习中,我就是专门练习拍子一碰球就制动。这时,我发现加快是一个力,制动时别的一个力,打过去的球对方比较难接,而这个动作来回只用了四尺。可是,我仍感到力气小,不满意。物理学上讲,力臂越长,力气越大;力臂越短,力气越小。而人的手臂分为大臂、小臂、手腕,我看不少人打球,正手攻球用大臂居多,小臂、手腕用的很少,那时候的理论,臂是发力的机关,手腕仅仅起着调理的功用。可是,从我的发球中体会到,发球手腕用很大的力,我想能不能把手腕的力用上,就跟打人相同,臂先发力,快触摸脸时,手腕俄然宣布第二下力,这个力气是很大的,这是两个力的合力,这就弥补了在力臂短的情况下,无法宣布很大力的缺乏。再加上攻球的瞬间,不光是臂和腕的力气,由于发力是从支点开端的,前脚掌的蹬旋,腰部的加快制动,这些力气都用上,小动作能够宣布大功用的效果。这也就是人们后来说的弹击吧!其时,我用这种动作击球,引起了周围同志们好心的谈论,小庄现在打球是左弹右弹,发球抢弹,胡他妈乱弹。我对同志们好心的谈论,是信我所行,行我所信。后来,我取得了1964、1965、1966年全国乒乓球锦标赛的三连冠,这种谈论也就云消雾散了,我的中近台双面攻打法也日趋老练,我深深体会到,我是汪洋大海的一叶扁舟,能否成功的到达对岸,这要看船长和整体船员能否风雨同舟,有了太阳的协助,虹,才显示出逾越太阳的光荣。

待续……